沈灯

闲散写手,热衷开车。

喜欢评论,靠爱产粮。

【维勇】跨领域合作 15

克里斯的话并没有被维克托当作耳旁风,他不是没想过以后,但是现在他根本没时间去想。他不会有自己的小孩儿,而他的继承人现在还是个刚开始磨牙到处咬人的奶猫,要等他来接替自己的位置,恐怕还要再过十年。

 

而勇利,维克托不得不承认他的出现最开始,就是在他的计划之外。

 

“去年你陪着尤里去洛杉矶看特效化妆技术交流展的时候就见到他了吧?能让你舍得花这么多心思来陪他玩这么一场过家家的游戏,等到游戏结束的时候他一定会很难过的,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克里斯从一进门的时候就见到了他手上的戒指,在前一天的时候还没有,显然是刚买的。

 

“我从来都没有把他当作游戏,克里斯。”维克托抬起手来向他展示手上的戒指,“我想我们回到俄罗斯就会举行婚礼。”

 

“什么时候俄罗斯的婚姻法通过,我一定会恭喜你的,维克托。”

 

克里斯喝完了咖啡,见勇利还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就先回了自己的房间,临走之前,他又对维克托说:

 

“晚上宴会厅见吧,都是些老朋友。如果你是认真的话,就带着他一起去吧,以后这样的场合也不会少的。”

 

“晚上见。”

 

送克里斯离开了房间,维克托重新回到了床边坐下,静脉注射的药效发挥得很快,勇利的体温已经没有最开始那么烫了。他的头发软软的散在枕头上,脸色虚弱的苍白。

 

“真是只爱睡觉的小猪,你都不记得见过我。”

 

时至今日,维克托都记得第一次见到勇利的情景。那是他敌不过尤里的暴力撒娇,专门陪着他一起去了一趟好莱坞的特效化妆技术交流会。在那场交流会上YOI工作室作为受邀参展的工作室之一,在会场内占据了其中一个位置较大的展区,而勇利负责的,就是在现场进行特效化妆雕塑的流程演示。

 

他们上午进场的时候勇利就在那里做雕塑,是一个夸张的酒糟鼻的造型。周围来来往往围观拍照的人很多,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整整一天,在他身边围观的人不知道换了多少轮,但一直到他们离开的时候,勇利还是坐在他的座位上,对着一个小脸模具仔细的深化细节,好像周围的世界都与他无关一样。

 

那场交流会持续的时间又一个星期,但是尤里在逛了两天之后就对这些失去了兴趣,拖着奥塔别克去了迪士尼乐园,而维克托则自己一个人在交流会上一直待到了勇利的雕塑完成。在做完最后的细节处理放下雕塑工具的瞬间他的眼睛里迸发出的光,像是一把剑一样,一下子戳进了维克托的心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再也忘不掉。

 

只是这些,勇利都不知道。

 

一觉睡到了下午快两点,勇利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饿得内脏都要贴在了一起。

 

“啊,已经不烧了。”一只手在勇利醒来的瞬间落在了他的额头上,是维克托的手。

 

“想吃点什么?不过你现在只能吃清淡的东西,喝点粥怎么样?”维克托陪着勇利的时候也跟着睡了一觉,他的睡眠状态似乎在认识了勇利之后变得格外健康了起来。

 

“海鲜粥,我想吃点带咸味的东西。”勇利的脑子还是有点迷糊,他揪着维克托腰侧的衣服在他身上无意识的蹭了几下,撑起身子来迷迷瞪瞪的要伸手去床头柜上找眼镜。

 

“勇利。”

 

还没等他的手摸到眼镜,维克托一把搂住了他的腰,把勇利带到了自己怀里,手掌毫不客气的伸进了他的睡衣,在他的肚子上揉了一把。

 

“维、维克托!”

 

勇利被维克托的举动吓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他红着脸揪着被子缩在床角,活一幅被欺负了了样子。

 

“看来勇利已经恢复精神了,起床吧。”维克托笑着看他,“晚上要好好谢谢克里斯,多亏了他的帮助,勇利才能这么快恢复。”

 

勇利的身体素质很好,在狼吞虎咽的吃下了一大碗海鲜粥之后,他的身体已经没什么不舒服了额。

 

“晚上还是不要喝酒比较好,别离开我身边,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虽然说是party,但是出席酒会还是要穿正装,维克托像是变魔术一样从行李箱里掏出了两套西装,其中一套颜色稍浅的银灰色是给勇利的。

 

“维克托是专门为了参加克里斯的结婚纪念来巴塞罗那的吗?”

 

对着镜子别扭的系着领带,勇利在脑子里默默脑补了一场场面宏大的三角虐恋。维克托黯然神伤,捂着胸口目送着克里斯和别的男人走在了一起。

 

“你又在想什么奇怪的画面吗,勇利?”

 

维克托已经收拾妥帖按好了袖扣,见勇利还在和领带做着殊死搏斗,终于是忍不住在它壮烈牺牲之前,把它从勇利的手里抢救了出来。

 

“才、才没有。”勇利有些心虚,但是又不舍得拒绝维克托的服务。

 

脸红心跳的由维克托帮着系好了领带和袖扣,勇利用发胶简单做了个造型,把散乱的头发梳到了脑后,整个人都显得精神了不少。

 

“这样可以吗,维克托?”

 

勇利在洗手间里折腾了好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没戴眼镜。

 

维克托从他一出来的时候,眼睛就亮了起来,拉着他走到了窗户前面,直直的盯着他不说话。

 

“不、不好看的话我就把头发放下来。这样也怪不习惯的……”勇利被维克托盯的不自在,伸手想要把头发弄下来。

 

“别动,勇利这样很好看。”维克托抓住了勇利想要抓头发的手,拇指抵着他的下唇托住他的下巴,“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迷人,真不想把你这幅样子给那些人看到啊……”

 

维克托的鼻尖碰着勇利的鼻尖,亲昵的姿态让两人的呼吸交互在一起,缠绵悱恻。

 

“维、维克托?唔——!”

 

蓝框的眼镜从他猛然僵住的手指间滑落,跌在了厚重的地毯上,透过窗口的阳光映出了两个人交叠的影子,随着窗帘随风的波动,忽隐忽现。


评论(25)
热度(155)

© 沈灯 | Powered by LOFTER